宋碧琪:共用房無助解決非旅



政府擬透過《酒店業場所業務法》立法,放寬酒店生存空間,建議經濟型住宿場所可設置共用房,意思是容許床位形式。廉價床位住宿甚至是膠囊旅館合法誕生,會否取締現時的非法旅館需求,令解決非法旅館問題帶來轉機?議員宋碧琪認為未必,她強調非法旅館依存賭場周邊利益人士共生,入住亦無登記及監管,經濟型床位房並非他們所需。

認同提供多元選擇

宋碧琪認同政府計劃開放經濟型住宿場所可設置共同房,做法適當,因為本澳現時打造成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旅客層次多元,供應不同酒店或住宿形態,可滿足更多不同需要的群體,有助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建議。但她提醒政府需要注意安全性、人數限制等問題,“唔可能幾十平方嘅單位住幾百人。”需要周詳考慮設定符合住宿安全應有的基本要求,方能打造安全宜居城市。


1549611687380529.jpg

無監管非旅有市場

至於廉價住宿對非法旅館的衝擊?她相信影響力有限,從現時住宿供應及需求失衡來看,即使開放經濟型住宿場所,但涉及繁複的申請程序,亦相信數量不會太多,短期內難以帶來影響。同時,非法旅館的存在與賭場周邊利益人士有關,入住者多為在賭場搵食的“換錢黨”、“扒仔黨”等違法人士。相對於酒店,非法旅館缺乏監管、數量、價格都令他們有生存空間,故政府在監管及打擊非法旅館上仍需加強,以示阻嚇。


另外,新法建議被評定的文物亦可改為提供住宿,宋碧琪表示,若從活化文物、不希望文物長期空置的角度,改作住宿用途,可活化文物延長生命力。但哪些文物建築適合提供住宿,則要視乎本身的條件。


新聞來源:澳門日報



成功複製!

與我聯繫

電郵:mail@beckysong.me電話:(853) 2876 1999Wechat:NG-be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