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程前發言」宋碧琪:強化監管 規範政府基金運作


650.jpg


     

       回歸以來,本澳博彩業快速增長,政府庫房水漲船高,為更好提高教育、文化等公共服務,推動社會經濟全面發展,特區政府先後成立了大大小小的基金,主要用於對非政府部門活動給予財政資助。經過多年發展,相關基金規模不斷膨脹,按照18年財政預算的粗略統計,包括文化產業基金、教育發展基金等在內,特區政府成立的基金項目已經有11個,涉及預算開支高達60億元,規模可謂十分龐大。


議程前發言視頻


       對於這些基金項目,一分一毫都來自公帑資助,直接涉及公共利益。所以,社會一直要求,有關部門不能抱著博彩收入「芝麻開花節節高」心理,在基金審批上應當做到科學合理,懂得無節,學會珍惜,如果缺乏對基金有效監管,只會帶來公帑浪費,甚至還會直接產生濫權腐敗。實際上,從過去多年情況看,類似擔憂並非無道理,過去廉署、審計署都曾多次作出書面調查報告,對政府基金的不當使用提出過批評,敦促提高改善,為基金的有效監管多番敲響警鐘。


       當前雖然每一個基金都有相關政府專責部門具體管理,但是監管制度上明顯滯後,整體缺乏一個系統性、全面性的指導基金使用的頂層制度設計,不同部門各有各做,監管規範程度亦不盡相同,留下各種風險隱患。第54/GM/97 號批示,是現在各種基金運作、監管的主要依據,實際上該批示已經是20 年前制定,考慮到社會發展現狀、如今基金的資金數量,該批示明顯已與時代脫節。雖然各相關基金管理部門內部也有制定一些內部管理規章,但實際上,從廉署、審計署屢屢番揭露出來的情況看,有關管理規章亡羊補牢的作用也無法發揮出實際有效作用。


       比如,就現有的11 個基金,申請要求、審批程序、資助資訊公佈目前尚無統一要求,資訊公開透明度相差各異,有的基金專門設立專題網站,並且詳細公佈有關資助訊息,但是有的基金卻可以置身事外,公眾對它知道甚少,又如何能夠有效評估監督好有關基金的使用合法性呢?

 

6564.jpg

 

特區政府先後成立了大大小小的基金項目,

涉及預算開支高達60億元,規模可謂十分龐大。



       政府公共基金事關公共利利益,不能亂用,更不能出現利益輸送等亂象,用得其所是確保有關基金社會價值實現的基本底線。本人認為基金不是個人,而是要有制度規範,尤其是在審批權力上不能再由個人話事,而是用委員會制審批。雖然現時有一些基金是設有委員會,但因為權不在委員會,委員會變相走過場為做而做,並不能起到依法合理審批的功效,使制度形同虛設。


       為此,當務之急應當從頂層設計入手,切實加強好基金監管的制度建設,透過設立統一的、規範性的財務運作以及項目審批等要求準則,落實權責相並的制度,且在基金申請項目甄選、最終審批等不不同環節,亦要加大制度監督力度,做到層層嚴格審核,確保專項基金得到嚴格運作,減少不不規範審批,乃至杜絕一切權利利濫用、利益輸送的漏洞,使到公帑能夠用得其所、用到實位!

 



成功複製!

與我聯繫

電郵:mail@beckysong.me電話:(853) 2876 1999Wechat:NG-be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