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碧琪指檢討臨時政策 加強制度建設


  近年來,特區政府提出了包括人才培訓、住房、社會保障、醫療及教育等長效機制,希望從長遠的政策規劃建設,解決本澳社會存在的一些重大問題,值得肯定。但與此同時,我們看到,當局現時又有不少臨時性質的政策或措施,雖然標榜“臨時”,但不少已經實施了五、六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例如,實施了近六年的“工作收入補貼臨時計劃”、五年多的“社屋輪候家團住屋臨時補助”、三年多的“殘疾人士車資優惠計劃臨時措施”、半年又再半年試行的“西灣大橋電單車專道”······不一而足。


  客觀地講,政府在施政的過程中,因應社會的發展變化和居民的實際需求,推出一些臨時性質的政策或措施,無可厚非,相信亦有利於適時靈活及有效地處理問題。但是,我們看到,一些臨時政策或措施出台並實行一段時間後,當局卻未能適時作出檢討、總結、改善,並規劃相應長遠的政策或措施,而是通過一再延期,令這種臨時政策或措施變相長期存在,並不利於政策的穩定性及長遠解決相應的問題,亦會令人質疑當局是否存在懶政的心態,以臨時政策作為拖延制訂長遠政策、不作為的藉口。


  例如,為了紓緩低收入僱員的生活壓力,政府於2008年推出“工作收入補貼臨時措施”,該措施實質上是最低工資制度未實施前而推行的暫緩之策,以一年為限,每年需公佈新的行政法規以延續有關措施,實行至今已近六年。表面看來,該臨時計劃似乎可能暫時回應了低收入人員的有關訴求,但從另一方面卻凸顯出,政府在其核心的問題——建立最低工資制度的不作為。其實,早在回歸前,政府已頒佈施行《就業政策及勞工權利綱要法》,其中包含“確保最低工資及其定期調整”一項,但當局一直以社會未有共識為由,拖沓了十幾年,令工人得不到制度性的根本保障。


  因應社屋興建進度未能即時滿足輪候家團的需要,政府於2008年起推出“社屋輪候家團住屋臨時補助”,以紓緩社會房屋輪候家團的租金負擔,事實上,也是對政府公屋建設未能適時兌現的一種救贖。據政府公佈的資料顯示,此項租金補助現時有數千個家庭受惠。但是,由於屬一年為限的臨時措施,政府每年都需要通過制訂行政法規才得以延續,每年重複,不僅造成行政資源的負擔,同時亦令受惠者有不確定感的心理。事實上,早前因政府未能提前公佈是否延續,就引起了輪候者不必要的擔憂和議員的追問。就此,有意見認為,結合可預見的社屋供應不足、市場租金高企等問題的長期存在,政府是否可以考慮將此措施制度化,以避免臨時政策帶來的不穩定性及行政資源的浪費。


  面對近年來西灣大橋頻發的交通事故,特別當中不少涉及電單車的情形,當局於2012年8月19日開始試行西灣大橋電單車專道。專道試行前及期間被外界關注,不少人質疑設在右行車線的危險,更有不少人因電單車專道入口遠而轉行友誼橋,大大增加行車風險;等等問題。至去年2月,局方在半年試行期滿時提出延長半年,可惜的是,有關問題並未得到正視解決。再到去年8月半年的試行期結束後,同樣的情況,在未有檢討成效的情況下,當局又再次簡單宣佈繼續試行。儘管有關部門表示對措施進行民意調查及評估工作,但最後只是初步公佈了相關統計數字,究竟專道的具體成效如何?有何改善檢討之處?未來如何定位?當局始終未有清晰的答案。相反的是,專道實施以來,當局給人的印象是不斷地研究、分析、評估,一再的延長試行期,令人質疑政府有無相應長遠的規劃?


  特區政府強調科學施政,而政策是否具有穩定及前瞻性是重要的指標之一。面對各類社會問題,當局在制定政策並實行的過程中,應該儘量避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應是未雨綢繆、長遠規劃,加強政策的制度化建設,切實提高施政水平,才能促進社會的和諧發展及長治久安。


成功複製!

與我聯繫

電郵:mail@beckysong.me電話:(853) 2876 1999Wechat:NG-be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