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決聲明】宋碧琪認為政府轉嫁責任推最低工資


立法會全體大會昨日一般性通過《物業管理業務的清潔及保安僱員的最低工資》法案,將法定「一行業兩工種」最低工資由每小時30元,上調至每小時32元,每月工資最低6,656元,預計受惠僱員人數合共8,500人。法案將交立法會小組委員會審議。

 

議員宋碧琪指出,最低工資影響大廈管理公司生存,令許多年邁僱員憂心被解僱,認為政府的做法是將“個波踢咗畀社會”。又認為檢討最低工資制度是有必要,但並非是簡單的一加了之,更重要是全面系統梳理及檢討整盤制度,真正保障到每一個低收入社群都能有一個適切的生活保障環境。



市民為何要替政府承擔?

宋碧琪表示,政府有錢並不代表市民有錢,政府理應為低收入僱員作保障,批評政府將“個波踢咗畀社會”。她指出,2015年政府先以物管行業作試點,無奈法案一出,各大廈物業管理費用即升漲,由以往每月300元急升至500元不等,何解作為普通市民要為政府承擔?她質疑政府是否向大廈作補賠、政府有否為“一行業兩工種”法案作檢討?


宋碧琪續稱,過往有不少的大廈管理僱員向大廈管委會主席請求不要因最低工資解僱自己,她引述有僱員稱,“我仲要幫兩個仔供樓,我唔可以冇咗呢份工”,作為業主不能拒絕,多次與管委會溝通,期望公司可給予年紀老邁僱員機會。大廈管委會為了配合政府工作,多次舉行會議與各業主溝通,不少大廈管理公司才可以繼續生存。如政府續推“一行業兩工種”最低工資法案,宋碧琪直指,該法案對各大廈管委會均有影響,相信管理公司將加5%至10%的管理費用,期望政府正視問題。

  



1553150223845295.jpg

工資增轉嫁消費者

 勞工局法律及研究處代處長徐潔華表示,當局於2017年時根據統計局2016年的數據作檢討,數據反映有關員工確實受惠於最低工資的提升,當中任職保安員、清潔員、看更等在2016年的平均月收入中位數上升23.3%。由於相關行業的經營特性,員工的額外工資增幅多數會轉嫁消費者,在2016年綜合消費物價指數中,包括管理費在內等與住戶有關的雜項收費,與2015年比較升幅有19.03%,推高全年通脹率0.24個百分點。當局在平衡各方面因素,包括受惠員工變化、僱主的營運成本、消費者的承受能力等,因此建議調升時薪至澳門幣32 元。



全面最低工資有望年內交立會

行政長官崔世安在《五年發展規劃》中明確指出,2019年將落實全面最低工資制度。對於這項承諾,梁維特回應時表示,已將全面最低工資法案列入2019年法律提案中,並於2018年底收回意見書,當局正爭取且有信心於今年可進入立法程序。




表決聲明


於今日的法案,調升最低工資金額至32元/小時,增加2元/小時,錢雖然不多,但這個調升起碼令現時在這個行業的打工仔得到實實在在的加工資,為此本人投下贊成票。保障低收入者的權益是特區政府應有的責任,作為負責任政府不能將責任轉嫁,更不能拿市民來開刀履責!一五年,在眾多質疑聲中,政府強力推行“一行業兩工種”的最低工資制度,而事實的結果,就是最終增加的經濟成本完全轉嫁到了小業主身上,過去三年裡,很多大廈的管理費都有成倍的加幅,對於一些基層小業主,尤其是日常收入本就不高的低收入家團和長者,相比於每個月增加的幾百蚊物管費,根本也是入不敷支。

1553149635571032.jpg

今次在未公佈詳細理據,也沒有公開諮詢情況下,政府仍然以“一行業兩工種”的方式推行,與三年前相比,猶如往事重演,羊毛出在羊身上,到最後難道又要小業主買單?其實,低收入行業本澳不止一個,既然其他低收入行業政府可以提供工作補貼,不明白政府為何只將物管行業排除,這是否合理公平?


本人認為,檢討最低工資制度卻有必要,但並非是簡單的一加了之,更重要是,要能對整盤制度進行全面系統的梳理檢討,真正保障到每一個低收入社群都能有一個適切的生活保障環境,希望有關部門勇於擔起責任,盡快回應社會關切,早日推動全面最低工資,令制度回歸到公平的軌道。


來源:力報、澳門日報(整理),有線電視,網絡圖片



成功複製!

與我聯繫

電郵:mail@beckysong.me電話:(853) 2876 1999Wechat:NG-be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