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碧琪法改進度亟需加強


  面對此問題,行政長官在二零一零年上任後的首份施政報告即表示:「在法務領域,特區政府會加大力度回應社會的訴求,統籌法規草擬……」;在二零一一年及二零一二年度施政報告分別附錄法律提案項目表;更於二零一一年一月二日設立法律改革及國際法事務局,多項措施均旨在強化法改力度,可見當局具推動法制建設的決心。


  客觀而言,雖然在計劃之外亦有其他法律提案,但兩年的整體計劃落實率僅約七成,而且二零一三年未見法律提案計劃,可見法改進度亟需加強。譬如非法旅館問題,雖然《禁止非法提供住宿》法律生效已經三年,初期執法雖然取得一定成效,但後期趨向隱蔽且轉型復生,當局的執法成效難以彰顯,社會希冀儘早檢討法律。同時,不少法律譬如與樓宇管理緊密相關的分層所有權法律制度、與司法正義密不可分的《司法組織綱要法》、與就業權利緊密相連的《勞動關係法》及《非全職工作制度》等亦急需檢討完善、修訂。諸如此等,應否儘早納入年度法律提案規劃之中?

 

  此外,立法會在《土地法》的意見書中更指出:「由於政府實在太遲才向立法會提交本法案以及其他法案的最後文本,導致不論在法律還是翻譯方面均要面對既大量且艱巨的工作。對此,將來必定要避免,否則將會影響社會和立法會本身的工作和能力」,可見當局在法制建設規劃上仍存在相當的改善空間。事實上,社會對於法制的完善提出了多方面的訴求,因此未來的法制建設,除需要關注社會民生法律,在科學決策的基礎上釐定年度法律提案計劃外,亦應認真思考中、長期的法制發展規劃,譬如全國人大常委會至今已推出五個五年立法規劃,兼顧了法制的短、中、長期發展,這經驗是否值得認真研究參考?

 

  為此,議員宋碧琪向行政當局提出如下質詢:

 

  一、當局分別在二零一一年及二零一二年施政報告附錄年度法律提案表,但落實率僅約七成,而二零一三年卻未見詳細列明年度法律提案表。請問行政當局,怎樣因應社會民生所需及客觀實踐,科學決策,出台年度法律提案表?

 

  二、怎樣因應社會經濟的快速發展而法制滯後性不斷顯現的現狀,更科學的推動法改?對於立法會在《土地法》的意見書中所述:「由於政府實在太遲才向立法會提交本法案以及其他法案的最後文本,導致不論在法律還是翻譯方面均要面對既大量且艱巨的工作。對此,將來必定要避免,否則將會影響社會和立法會本身的工作和能力」,當局怎樣認真審視,加以檢討,包括研究中、長期法制建設規劃,配合年度法改計劃,兼顧短、中、長期發展,更有效促進法制建設?



成功複製!

與我聯繫

電郵:mail@beckysong.me電話:(853) 2876 1999Wechat:NG-becky